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,這在我們華北平原體現的最是充分。春有春的溫柔,夏有夏的熱情,秋有秋的深沉,冬有冬的凜冽。據說昆明是四季如春的,而我所生活過的東北平原,秋冬春三季的氣候界限並不是特別分明,二姐在海南生活過多年,她說那裡幾乎感覺不到冬天的存在。雖然冬天冷得讓人生畏,夏天熱得讓人汗流浹背,而秋天也會讓人生出些許敗落的傷感,就連幾乎人人都讚美的春,有時也會讓人感到不適,那咋暖還寒時節,不是有那麼一些人發生流感嗎?再加上每個季節都有發脾氣、耍小性子的時候,春天的強風,夏天的冰雹,秋天的霜凍,冬天的雪災,其實這些也是每個季節原本就有的氣候現象,但凡事都有個度,當過了這個度,就會發生質的變化,那時就不叫“正常”,而叫做“自然災害”了。 今年的冬就有些異常,原來專家預測的百年不遇的寒冬變成了百年不遇的暖冬,當冷不冷的結果是使細菌、病毒大量繁殖,人們飽受了感冒帶給的傷痛,在冬天漸行漸遠,馬上要離去的時候,突然轉身撒下一場清雪,似乎要給人們留下一點冬天的記憶似的,雖然冷的時間不長,但還是有一些人為此而患病。 無論如何我們仍然喜歡華北平原的氣候,四季分明,各有各的性格,各有各的特點,春生夏長秋收冬藏,我們能夠欣賞不斷變換的景物,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永遠是一個嶄新的世界。這不,冬天剛走,春天便追著冬的背影來了,但她似乎並不忙著展示自己,她要對冬的殘餘做一番清理。吹化陰暗處那些薄薄的積雪,融化水面上的殘冰碎片,清理滿地的衰草,喚醒冬眠的生靈,軟化樹木僵硬的枝條,召回南飛的燕子,她忙的不亦樂乎。然後,她手拿著調色板,揮舞著畫筆,為大地做著彩繪。先是天空上飄舞的彩色風箏,各具其形狀,各有其姿態,地面的鞦韆架上,春衫飛揚,人影湧動。這是初春的景象。接著蓓蕾怒放了,桃花、杏花、梨花爭奇鬥艷,她們從容的開著,盡吐芬芳;小草綠了,毛茸茸的如茵般鋪滿大地,她們坦蕩的生長著;冬眠的生靈甦醒了,蚯蚓在鬆動著被冬天凍硬的土地,魚兒在小溪中歡暢的淺游,想像著那些鱷魚,毒蛇都會有新的變化吧;楊柳的筋骨也開始舒展開來,在春風中,婀娜多姿的歡呼舞蹈。燕子在枝頭殷殷呢喃,述說著南方的見聞,打量著北方故居的變遷。 春姑娘用她那纖纖細手,描啊,畫啊,她飄動的裙裾,帶著和煦的春風,溫柔的吹著;她美麗的笑臉映著溫暖的春陽慵懶的照著,連山川阡陌都一一改變著顏色,人們在春日裡出行踏青,沐浴著春風,心裡盤算著新的一年該做的計劃。 春雨也會飄落,因為一冬的乾旱麥苗都要枯萎了,樹木無雨水也會乾涸的,春姑娘會心痛的落淚的,那淚就是細細密密的雨絲,滋潤著大地萬物,洗盡一切凡塵,清新純潔的春啊,人們日盼夜想的春,何止肉體,還有靈魂。 春作完這一切後,摘下一枚並不肥碩的綠葉,寫下給夏的寄語:“我送走了冬天,帶走了寒冷,但我不敢說也帶走了冬天給人們留下的傷痕,我只希望,你能繼續呵護他們,如果不能帶給他們激情、愛情、友情,還有更重要的——那就是幸福,那麼也請你記住,千萬別再傷害他們,不要讓他們傷心、流淚了。” 春輕輕地把樹葉掛上枝頭,再一次打量了一下這美麗的、生機盎然的世界,然後才瀟灑的轉身離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