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睜開眼睛,天才濛濛亮,六點三十五分。本來還想多賴十分鐘的,但想起剛剛做的夢,眼睛就再也合不上了。手放在心臟的位置,和夢裡的一樣,它還有力的跳動著,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還存在。 回想到夢裡的滿目蒼夷,一個比一個新的黃土堆,一塊比一塊清晰的碑嚴格地整齊的排列著,像活著的他們。而現在他們身披榮耀沉睡在荒山野嶺的蒼翠的山野中,那種蒼涼漫過了我的全身。他們為了他們崇高的信仰,肩負起姓氏的使命,一代又一代的承傳,就算死也無畏。他們是我的家人,是我的信仰,現在讓我那樣崇拜那樣依賴的他們卻是躺在冰冷的土地上不言一語。站在這一片陵地前,我背著弟弟,望著他們。為什麼?為什麼可以不顧一切的去死?渴望著有人能夠告訴我,我該如何做才能止住我的眼淚和不斷氾濫的悲傷,我該如何做才能走出這滿目的蕭穆和蒼涼。我感覺到夢裡的我是那樣難過與無助眼淚似乎跨過夢境浸洗了枕巾。我的家人,我最愛的,最愛我的,一直支持我的給我力量的,轟然塌下了。我該如何做?信仰都沒有了,還有什麼能支持我活下去?背上傳來溫暖,那是我唯一的依靠了,可是他還那麼小,他還不懂世事,不懂什麼是離去,死亡,卻要面對孤獨了。 我背著弟弟,穩步向湖邊走去。一望無際的江上漂滿了白白的帛紙,厚厚的一層似乎也能承載我和弟弟的重量,那又是誰人的悲傷?我很想怨恨,但是我又不能怨恨,因為我知道這是他們的使命,也是他們心甘情願的結果。即便這世上我族只剩下我和弟弟。 我回過頭來對弟弟說,“啊源,姐姐和你一起走好不好?我們去找爸爸媽媽,還有奶奶。”心裡一直有個聲音那樣子對我說,跳下去吧,跳下去吧,如果死了就心不用痛了也不用流淚了,但是如果死不了那就要好好的活下去,重生你的信仰,精彩的活著。茫然中我在到了方向,是一個選擇又像一次賭博,給一個我必須活下去的理由。我堅定的抱著弟弟跳下去了,好像在完成一件神聖的事情,我用生命膜拜,祈求能讓我和弟弟度過這艱難的時刻,讓我忘記被遺棄的痛苦。 碧綠的湖水一下子變得那樣的透明,弟弟在睡夢中緊緊的抱著我,軟軟的,暖暖的,我似乎還能聞到他還在襁褓中的那種奶香。身體還在下沉,為什麼還在下沉,為什麼沒有盡頭?還是那種無助,還是會恐懼,誰說死了就會一了百了?我突然不想死了。不能呼吸因為也一樣的難過,一樣的痛。我開始掙扎,想奮力的往上劃,想要呼吸,可是弟弟卻抱著我越抱越緊,我的心越跳越快,恐懼不斷的灌入我的身體中,為什麼還不到盡頭呢?原來現在除了悲傷我還會著急,那麼的想快點結束這一切。但是這種不能呼吸感覺又讓我害怕死亡了,原本擁有的好像不那麼在乎的空氣此刻是如此讓我渴望。我想到爸爸和叔叔還有哥哥們,他們是為了讓國人好好活著才無畏死去的好像快要出水面了,可就差那麼一點點,我的力氣好像突然用完了,身體又要往下沉,我很害怕,拚命的揮著手,好像手已經露出水面,只要用力點,就會有人來就我們一樣。 我不想死了,老天,我知道錯了,我會好好的活下去,即便只剩下弟弟和我,世上總有只有我能做的事,比如承傳,比如繼承,只有我們是爸爸媽媽的子女,也只有我們倆了。弟弟抱我抱得還是那樣緊,也許他也害怕,為不能呼吸而痛苦著。儘管不想但是我已經無能為力了,這個世界上是沒有後悔藥吃的,誰叫我一開始就想不通呢。如果有輪迴,下一輩子我要好好的活著,不管多困難。弟弟,你也是啊。弟弟,忍忍吧忍忍就好。 就當我想放棄的時候,一隻強而有力的手從後面緊緊的扯住了我,使我不斷的向上升。不用輪迴了,這輩子我還能好好的活下去,我會勇敢的活下去,不管將來的路有多困難都不放棄,在此對天發誓。我對生命從來沒有過的渴望,突然有了很多想要做的事,對未來也有了美好的憧憬,重新呼吸讓我如此興奮欣喜連原本逆流成河的悲傷都忘了。在湖岸上我感覺到躺在身旁的弟弟,他像我一樣還活著,心臟猛烈的跳動著歡呼著,他會有著非比常人的生命力,他也會堅強的活下去的。我掙扎著看了一眼救我的那個人,要記得好好的報答他,就那麼一眼,把他的眼睛,他的眉毛,鼻子,嘴巴,他的臉就深深的刻在了腦子裡。雖然只有一眼,他就轉身離開了,留下一個高大而且濕漉漉的背影。我記住了,不管以後還能不能見面,我會記得我的生命不單單屬於我的。然後在夢裡,我睡著了露出一個最大的笑容,而在現實中醒來了。那深刻的臉一下子又模糊了,原來是一個夢,只是一個夢已,卻讓我有了悸動,無論生活有多煩人都要好好的活下去,只有活著才有機會遇見精彩。 文章來源:Xiling-彩妝與藝術公館 |The Walk-Through | 好運乾坤 人生無為__佛鴿 |章立凡的風雨讀書樓 | 盧悅盧悅的BLOG |《藝術創想》雜誌互動空間 | 幸福時光的BLOG |我們的《幻想1+1》 | 7nows |香草咖啡00的BLOG |